熱門搜索: 黃金價格 黃金交易

更多

郵幣卡 市場觀點 文交所公告 文交所資訊 郵幣卡動態 鑒定 瓷器鑒定 錢幣鑒定 銅器鑒定 文獻書籍鑒定 玉器鑒定 珠寶鑒定 字畫鑒定 雜項鑒定 拍賣行 紅木家具

財知道首頁 收藏 拍賣行

[收藏天地]“瀟湘八景”圖式本旨及其流衍考論

時間:2019/6/28 12:18:49 來源:雅昌拍賣 責編:采編 閱讀量:1845

??摘要:“瀟湘八景”是我國近古時代著名的詩畫繪詠圖式,也是當今廣受國際關注的文化研究熱點。其中最受矚目者,莫過于現收藏于日本的我國南宋末期僧人牧溪法常和玉澗若芬各自所繪的《瀟湘八景圖》。牧溪所作現存有四幅,玉澗所作現存有三幅。二者均為潑墨減筆式畫法,牧溪繪光影煙嵐繚繞,玉澗用筆則粗簡恣肆,卻都精彩地呈現了云…

“瀟湘八景”是我國近古時代著名的詩畫繪詠圖式,也是當今廣受國際關注的文化研究熱點。其中最受矚目者,莫過于現收藏于日本的我國南宋末期僧人牧溪法常和玉澗若芬各自所繪的《瀟湘八景圖》。牧溪所作現存有四幅,玉澗所作現存有三幅。二者均為潑墨減筆式畫法,牧溪繪光影煙嵐繚繞,玉澗用筆則粗簡恣肆,卻都精彩地呈現了云煙、光影的變化無常與幻滅之境,令人動容,這種境界已被公認為“禪境”。然而,如果我們去追尋《瀟湘八景圖》的相關資料,往往又會產生與之完全不同的感受。美國人姜斐德(Alfreda Murck)更是提出了“瀟湘八景圖式”中隱藏著政治見解的觀點,由此可見此圖式意蘊之豐厚。翻檢相關研究,瀟湘之地娥皇、女英的哀泣,屈原、柳宗元等逐臣的幽怨,作為“瀟湘八景”圖式生發的地理、文化背景是此項研究的基礎,而有關的詩詠至唐時也已是不勝枚舉,茲不再贅言,而僅嘗試作一些具體的關于“瀟湘八景”圖式本旨的探究,懇請方家指正。

一 考索“瀟湘八景”圖式本旨之可行性

TbBi1pAT1J5kQNnEQ2L7iyEazAKiNQOB8m68Q98f.jpg

五代 董源 瀟湘圖 140.9cm×50cm 故宮博物院藏

傳為五代董源的《瀟湘圖》(現藏故宮博物院),如果能夠確證的話,應該是現存最早的“瀟湘”主題的圖繪。然而,此圖的命名僅是董其昌據“文三橋題董北苑字失其半”、《宣和畫譜》著錄畫名及“印以真境”,尚需更多印證。宋郭若虛《圖畫見聞志》著錄五代時黃筌有《瀟湘八景圖》傳世,可惜并沒有流傳下來。

l1noucFyP2EE2Q1XuOiT2gi5UZ4aeIsbGjGXyHzq.jpg

8LXf9pBSc5NmBCX8dGXsD5tAVEGagYLNsBPUJGkf.jpg

vEse8rkmS3fBP7gUz6fsebZIsqesahTNH6JCYRIB.jpg

jELfEH0fincAhzsmoupTrnxJJ4VD8lYwBIC1eLXk.jpg

t16yaebkujFRRt0wLAd8K5FqU5ljt2GKN9anVexa.jpg

宋 王洪 瀟湘八景圖之洞庭秋月 90.7cm×23.4cm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美術館藏

沈括(一〇三一——一〇九五)所著《夢溪筆談》卷十二記宋迪繪《瀟湘八景圖》:“度支員外郎宋迪工畫,尤善為平遠山水。其得意者,有‘平沙雁落’‘遠浦歸帆’‘山市晴嵐’‘江天暮雪’‘洞庭秋月’‘瀟湘夜雨’‘煙寺晚鐘’‘漁村落照’,謂之‘八景’,好事者多傳之。”

這是現存最早且最為具體的有關“瀟湘八景”圖式的記載,后世以此為主題的創作亦均依其題。惜宋迪所繪《瀟湘八景圖》無傳,幸有不少關于宋迪的史料傳世,對之考繹鑒辨,或可有助于進一步厘清“瀟湘八景圖式”。

宋迪,字復古,有兄宋選、宋道。宋道亦有畫名,宋選有子宋漢杰,亦善繪事。

郭若虛《圖畫見聞志》卷三有:“宋道,字公達。宋迪,字復古,洛陽人。二難皆以進士擢第。今并處名曹,悉善畫山水寒林,情致閑雅,體像雍容,今時以為秘重矣。”《宣和畫譜》卷十二有宋道、宋迪小傳,宋迪傳曰:“文臣宋迪,字復古,洛陽人。道之弟。以進士擢第為郎。性嗜畫,好作山水,或因覽物得意,或因寫物創意,而運思高妙,如騷人墨客,登高臨賦,當時推重,往往不名,以字顯,故謂之宋復古。又多喜畫松,而枯槎老枿,或高或偃,或孤或雙,以至于千株萬株,森森然,殊可駭也。聲譽大過于兄道。今御府所藏,三十有一:‘晴巒漁樂圖’二,‘煙嵐漁浦圖’一,‘扁舟輕泛圖’一,‘古岸遙岑圖’一,‘群峰遠浦圖’一,‘對岸古松圖’二,‘闊浦遠山圖’一,‘闊浪遙岑圖’一,‘瀟湘秋晚圖’一,‘江山平遠圖’一,‘長江晚靄圖’一,‘遙山松岸圖’二,‘雙松列岫圖’二,‘老松對南山圖’一,‘崇山茂林圖’二,‘遠浦征帆圖’二,‘秋山圖’一,‘遙山圖’二,‘遠山圖’二,‘雪山圖’一,‘八景圖’一,‘萬松圖’一,‘小寒林圖’一。”

其中有不少是與《瀟湘八景圖》類似的題目,特別是《瀟湘秋晚圖》當同屬“瀟湘”題材;其《八景圖》,則很可能即指《瀟湘八景圖》,如南宋人趙汝鐩(一一七二——一二四六)有《八景歌》就是詠瀟湘八景者。

蘇軾(一〇三七——一一〇一)元祐三年(一〇八八)有《跋宋漢杰畫》,也提到了宋迪畫瀟湘晚景:“仆曩與宋復古游,見其畫瀟湘晚景,為作三詩,其略云:‘逕遙趨后崦,水會赴前溪。’復古云:‘子亦善畫也耶!’今其猶子漢杰,亦復有此學,假之數年,當不減復古。元祐三年四月五日書。”

蘇軾此跋提到的“三詩”,即其《宋復古畫〈瀟湘晚景圖〉》詩。筆者研讀此三首詩之后,認為蘇軾所見、所寫此晚景圖,很可能就是宋迪所繪之“瀟湘八景”題材的形制之一種,至少也是與其密切相關者。而且,以下情況也可證明兩者至少相關:

其一,宋迪所畫“瀟湘八景”,當時可能并未有此名目,或者就是名為“瀟湘晚景圖”者。鄧椿所著《畫繼》卷六曰:“宋復古八景,皆是晚景。其間煙寺晚鐘、瀟湘夜雨,頗費形容。鐘聲固不可為,而瀟湘夜矣,又復雨作,有何所見?蓋復古先畫而后命意,不過略具掩靄慘淡之狀耳。”趙希鵠《洞天清祿集》亦記:“宋復古作瀟湘八景,初未嘗先命名,后人自以洞庭秋月等目之,今畫人先命名,非士夫也。”

其二,宋迪所繪《瀟湘晚景圖》《瀟湘八景圖》至少屬于時間相近的同類題材之作。清王文誥《蘇文忠公詩編注集成總案》卷十七,編年蘇軾《宋復古畫〈瀟湘晚景圖〉》詩為元豐元年(一〇七八)十一月。宋仁宗嘉祐六年(一〇六一),蘇軾初入仕途,簽書鳳翔府節度判官廳公事,當時宋選知鳳翔府,是蘇軾的上司,遇之甚厚。東坡晚年有《與宋漢杰二首》書曰:“某初仕即佐先公,蒙顧遇之厚,何時可忘。流落闊遠,不聞昆仲息耗,每以惋嘆。辱書累幅,話及疇昔,良復慨然。三十余年矣,如隔晨耳,而前人凋喪略盡,仆亦僅能生還……”“其二,前日裁謝草略,重煩問訊,眷意愈厚,感愧不已。仍審起居佳勝。寵賜新詩,詞格甚美,伏讀慰喜。但恨衰晚,無以當此嘉貺也。”

其中蘇軾言自己“亦僅能生還”,則蘇軾寫此信時當在元符三年(一一〇〇)六月二十日、他由瓊州(今海南島北)渡海北歸之后。“流落闊遠,不聞昆仲息耗”,是指自己被貶惠州(今廣東東北部)、昌化軍(即漢儋耳、唐至宋熙寧六年之儋州,在今海南島西北,今仍名儋州),不聞宋選、宋迪昆仲音訊,實已“凋喪略盡”。蘇軾逝于徽宗建中靖國元年(一一〇一)七月丁亥,蘇軾此信言疇昔之事已過去“三十余年矣”,而由之上推正在嘉祐六年(一〇六一)與元豐元年(一〇七八)十一月之間,可見王文誥編年應誤差不大。那么,宋迪畫此“晚景圖”,也當在此元豐元年(一〇七八)十一月之前,時間相距不會太久。

關于著錄宋迪《瀟湘八景圖》的沈括《夢溪筆談》的撰寫時間,胡道靜認為“撰述于元祐年間(一〇八六——一〇九四),大部分是于元祐三年(一〇八八)定居于潤州(今鎮江)夢溪園以后寫的”;李裕民認為當始作于宋元豐五年(一〇八二)十月沈括在隨州安置以后,“至遲在遷居潤州夢溪園之初已經成書”。即便按最后的元祐八年(一〇九三)算,沈括著錄之《瀟湘八景圖》與蘇軾詩詠過的《瀟湘晚景圖》,至少應屬于時間相近的同類題材之作。

其三,宋迪所畫《瀟湘晚景圖》的形制為屏障(屏風)。蘇軾《宋復古畫〈瀟湘晚景圖〉》之第一首,首聯有“堂上畫瀟湘”,杜甫《奉先劉少府新畫山水障歌》首句亦有“堂上不合生楓樹,怪底江山起煙霧”,此杜詩仇題注曰:“山水障,畫山水于屏障也。”又據中國古代房屋框架式的建筑結構及屏風等長期作為空間分隔的重要的方式,可知宋迪所畫《瀟湘晚景圖》的形制當也是山水障,即山水屏風一類,集陳設、社交、審美于一體,這在當時是非常宜于傳播的一種繪畫形制。另外,前引《宣和畫譜》記御府藏宋迪繪“瀟湘”主題類作品多種,何以沒有蘇軾品題過的《瀟湘晚景圖》呢?很可能是因為“不便”。徽宗內府所藏作品多為卷軸類,而宋迪所畫《瀟湘晚景圖》為屏障類,自是不便。

石守謙《移動的桃花源:東亞世界中的山水畫》在談到“瀟湘八景圖”在十五世紀與十六世紀的朝鮮繪畫中的發展時,提出朝鮮“除了將八景分別立軸化之外,十六世紀朝鮮制作的《瀟湘八景圖》還清楚地留下了喜愛屏風形制的現象”。又言:“由于較早的立軸已不知是否亦為連成八扇屏風的形制,此種兩兩搭配的構圖設計是否出現得更早,實無法確知。不過,這似乎在十六世紀早期已經頗為流行。有金玄成題詩的《瀟湘八景圖》屏風也很清楚地作了這樣的設計。這可以說是朝鮮人士將瀟湘八景圖繪到他們所喜愛的屏風形制時所作的一種圖式調整。中國方面則幾乎看不到作屏風形制的瀟湘圖繪。”據蘇軾此詩,石守謙的這個說法是不正確的。但其所介紹的朝鮮方面的情況,卻也從另一個方面證明了蘇軾所見宋迪所畫為屏風形制的確切性。而既為屏風,則蘇軾所見屏風式的《瀟湘晚景圖》為《瀟湘八景圖》之一種形制,也不是不可能。

WVbFqfvue0cbm0n3C2jdpTyE2jIqkrPgWl3YzzMf.jpg

DbAAEjDORahCpeeahHOnvYFEfA5cLV5qCeYRqdd4.jpg

h6DF3jpfqBovEeyFmV5qBjZGvpTHPg7rjfIiDjy2.jpg

宋 王洪 瀟湘八景圖之遠浦歸帆 90.7cm×23.4cm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美術館藏

其四,前面提過的南宋人趙汝鐩《八景歌》小序明言“余昔嘗見圖本”。小序全文如下:“《長沙志》載:度支宋迪工畫,尤善為平遠山水,其得意者,有平沙雁落、遠浦歸帆、山市晴嵐、江天暮雪、洞庭秋月、瀟湘夜雨、煙寺晚鐘、漁村落照,謂之八景。余昔嘗見圖本。及來湖湘,游目騁懷,盡得真趣,遂作‘八景歌’。”

趙汝鐩為宋太宗八世孫,寧宗嘉泰二年進士,官至刑部郎中,則其“嘗見圖本”之言是可信的。但其見為“圖本”,與蘇軾所見之形制自是不同,而既為“圖本”,則似乎又是相對于屏障、碑刻等而言的。

其五,蘇軾《宋復古畫〈瀟湘晚景圖〉》首句即言“西征憶南國,堂上畫瀟湘”,意思是宋迪到西部任職后,回憶在南國瀟湘任職時的景況,揮毫畫此《瀟湘晚景圖》,卻只字不提他還曾畫過似乎更有名的《瀟湘八景圖》,因此,宋迪所畫《瀟湘八景圖》,或時間在此《瀟湘晚景圖》之后,或是在《瀟湘晚景圖》之后才出名,甚或是二而一者,只不過形制不同而已,一為屏風,一為圖本。總之,其與蘇軾所見者必有淵源。

其六,惠洪(一〇七〇——一一二八)有兩組《瀟湘八景圖》詩,為現存已確認的直接詠宋迪畫瀟湘八景最早者。蘇軾《宋復古畫〈瀟湘晚景圖〉》與之有著非常類似的描寫,如“照眼云山出,浮空野水長”“意渺茫”“江市人家少,煙村古木攢”“陰晴自不齊”等,只不過蘇軾的詩句更簡括一些。而且,惠洪兩組《瀟湘八景圖》詩亦均寫“晚景”。按,惠洪第一組《瀟湘八景圖》詩之《山市晴嵐》:“宿雨初收山氣重,炊煙日影林光動。蠶市漸休人已稀,市橋官柳金絲弄。”乍看似無法確定其具體時間,但了解其中的“蠶市”民俗活動即可明了。“蠶市”不是早市,也不是草市,最早為蜀地的集商貿、游樂為一體的民俗活動。如宋祝穆《方輿勝覽》卷五十一有:“蠶市藥市:成都古蠶叢之國,其民重蠶事,故一歲之中二月望日鬻花木蠶器于某所者號蠶市。五月鬻香藥于觀街者號藥市。”宋佚名《錦繡萬花谷》卷四亦記:“二月望日,蜀人二月望日鬻蠶器于市,因作樂縱觀,謂之蠶市,‘二蘇’各有詩(子由《詩序》)。”宋田況(一〇〇五——一〇六三)知成都府時作有《成都遨樂詩二十一首》,其中有《五日州南蠶市》《二十三日圣壽寺前蠶市》《八日太慈寺前蠶市》《九日太慈寺前蠶市》篇,據之則有正月五日、正月二十三日、二月八日、三月九日也可舉辦的不同。譬如《五日州南蠶市》:“齊民聚百貨,貿鬻貴及時。乘此耕桑前,以助農績資。物品何其伙,碎璅皆不遺。編列箱筥,飭木柄镃。備用誠為急,舍器工曷施。名花蘊天艷,靈藥昌壽祺。根萌漸開發,蔂載相參差。游人炫識賞,善賈求珍奇。予真徇俗者,行觀亦忘疲。日暮宴觴罷,眾皆云適宜”,就描寫了蠶市白晝至日暮的盛況。所以,惠洪所言“蠶市漸休人已稀”,應為傍晚時分。

惠洪第二組《瀟湘八景圖》詩之《山市晴嵐》:“朝霞散綺仗天容,無際山嵐分外濃。風土蕭條人跡靜,林蹊花木自鮮濃。”首句有“朝霞”,筆者以為系流傳之誤抄。其典出自謝朓《晚登三山還望京邑》之“余霞散成綺”,且此詩第三句“風土蕭條人跡靜”,顯然是寫黃昏,而這也是與惠洪第一組《瀟湘八景圖》詩之《山市晴嵐》的描寫相應的。

其七,蘇軾詠宋迪《瀟湘晚景圖》時,已是名滿天下,二人一畫一詠,自是聳動觀聽,不能排除之后宋迪抑或好事者增飾而成為“瀟湘八景”者。而據周裕鍇《宋僧惠洪行履著述編年總案》,惠洪詠《瀟湘八景圖》時在宋哲宗元符二年(一〇九九),與元豐元年(一〇七八)蘇軾詠宋迪《瀟湘晚景圖》相隔二十一年,作為一個題材的經典化的過程,時間上也比較合理。因之,無論如何,惠洪所見、所詠之《瀟湘八景圖》,亦必與蘇軾所見者有淵源。

其八,蘇軾與宋迪既是故舊,更是藝術上的知音。如前已引,元祐三年(一〇八八)蘇軾《跋宋漢杰畫》所提到的,宋迪稱蘇軾“子亦善畫也耶”;從現存蘇軾三跋宋漢杰畫、二致宋漢杰書,也可知其不僅精于賞鑒,深通畫理,且與宋家二代人都有著深厚的情感。而研讀蘇軾這三首詩,也可知其不是一般的抒情詩,而是準確地評述了宋迪此圖的主旨、樣式等方面,可謂是以“詩”的形式對其所做的藝術評論。

因此,憑借蘇軾及惠洪之相關詩作,考索“瀟湘八景詩繪圖式”之本旨,應為可行。

鄭重聲明:財知道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網站立場無關。財知道網不保證該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數據及圖表)全部或者部分內容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時性、原創性等。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若發現疑似侵權行為可發送舉報郵件至

相關閱讀

[拍賣速遞]北京保利2019金秋精品拍賣張大千《富昌大吉》:...

摘要:張大千(1899-1983)富昌大吉鏡心設色紙本106×44cm出版:1、《大成》第27期封面,大成雜志社,1976年。2、《南軫集》P15,大成出版社,1991年。3、《南軫集》貳封面,2016年。“富昌大吉”是中國傳統里最受追捧的文化意涵,浸淫傳統極深的張大千對此也一直耿介于心。他甚至一度有一枚… [詳細]

2019-10-20 00:18    分享  

[拍賣速遞]佳士得倫敦中國藝術珍品系列拍賣11月5日舉槌

摘要:本季,佳士得倫敦將傾力呈獻兩場中國藝術珍品拍賣——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拍賣以及梵達倫珍藏中國藝術網上拍賣,聚焦中國藝術的濃厚底蘊與精湛工藝。定于11月5日舉槌的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拍賣將呈獻227件精選自英國、歐洲及亞洲私人珍藏之中國工藝精品,年期橫跨商代至民國,門類涵蓋明清瓷器、玉雕、掐絲琺瑯、高古青… [詳細]

2019-10-20 00:18    分享  

[收藏天地]【雅昌專稿】收藏,到底是私人愛好還是文化使命...

摘要:在唐朝以前,收藏都只屬于皇室和貴族階層。中國書畫從南北朝開始興起,唐代皇室花了很多錢去收藏二王的書法,其中尤以唐太宗李世民費盡心機收藏《蘭亭序》的故事最為著名。那時候,中國的收藏都是帝王和貴族階層,民間是沒有這個能力和財力去做收藏的。這個現象在宋代出現了變化。從打破階層固化的角度而言,宋代的科舉制度… [詳細]

2019-10-20 00:18    分享  

[拍賣速遞]倫敦蘇富比“雅靜清靈(二):私人御瓷珍藏”精選

摘要:倫敦亞洲藝術拍賣今秋將以一組珍稀御瓷為焦點,收藏始于1970年代,展示藏家之超卓品味,其中以一件粉青釉纏枝牡丹紋撇口長頸瓶及一件青花描金粉彩開光嬰戲圖小瓶最矚目,兩者均制于乾隆朝,展示清代宮廷雅器風華。雅靜清靈(二):私人御瓷珍藏拍賣日期:11月6日地點:倫敦蘇富比預展:11月2至5日精選拍品清乾隆… [詳細]

2019-10-20 00:18    分享  

[收藏天地]由仙山轉入實境:解析明代紀游圖

摘要:作為中國傳統繪畫之大宗,山水畫自獨立于畫史之初,即采“圣人含道映物,賢者澄懷味象”之奧義,與玄佛道家思想互為表里。(注1)六朝畫論篤信造化有靈,主張繪者應目會心、心與物應,通過對外物的深度觀察與體驗,使客體的物象與主體的神思相融,在創作中達到“以一管之筆,擬太虛之體”的至高境界。(注2)五代荊浩倡導… [詳細]

2019-10-20 00:18    分享  

相關閱讀

  1. 1[拍賣速遞]北京保利2019金秋精品拍賣張大千《富昌大吉》:...
  2. 2[拍賣速遞]佳士得倫敦中國藝術珍品系列拍賣11月5日舉槌
  3. 3[收藏天地]【雅昌專稿】收藏,到底是私人愛好還是文化使命...
  4. 4[拍賣速遞]倫敦蘇富比“雅靜清靈(二):私人御瓷珍藏”精選
  5. 5[收藏天地]由仙山轉入實境:解析明代紀游圖
  6. 6[拍賣速遞]【雅昌快訊】中國嘉德秋拍巡展深圳人氣爆滿!潘...
  7. 7[拍賣速遞]中國嘉德2019秋拍推出張瑞圖《五言律詩行書巨軸...
  8. 8[拍賣速遞]保利上海2019秋拍精彩拍品預展11月8日登陸
  9. 9[收藏天地]關于元代大維德瓶的幾點新見
  10. 10[拍賣速遞]【雅昌快訊】《五裸女》2.5億上拍 佳士得香港誓...
今天双色球开奖号码